理論研究
俄專家:“法輪功”是一個極其殘暴的組織
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作者:亞歷山大·諾瓦帕申 高山(譯)      發表日期:2019-10-21      已瀏覽  127  次

  【核心提示】2017年12月,俄羅斯東正教新西伯利亞教區亞歷山大·涅夫斯基教會大祭司亞歷山大·諾瓦帕申在教會網站發表文章,闡述了“法輪功”危害性、在俄羅斯活動情況等觀點,稱“法輪功”從各個方面都符合極端組織的特征,是一個極其殘暴的教派,建議各國加強反邪教合作、交流經驗共同抵御邪教侵害。

  法國詩人保羅·瓦萊里說:“歷史是從知識的相互作用中發展出來的最危險的產物……歷史使人陶醉,讓人產生錯誤記憶,引發迫害,使民族變得暴躁、傲慢、狹隘和自負。”這段話寫得精美,但不完全正確。從時間上講述歷史的實際情況,是一回事,而討論歷史事件和導致歷史事件發生的前提,以自己的方式解釋它們,則是另一回事,這種解釋可能相當主觀,不完全可靠,或者是出于某人的利益而故意歪曲。這就不是歷史,這是虛假的。

  被邪教傳播的所謂宗教思想也是偽造的。邪教領導者偽造不同的宗教學說,對其進行編纂,這些學說已經不再具有宗教性質,而屬于偽宗教。這些學說具有一定欺騙性質,邪教分子還會使用特殊的心理技巧,使信徒相信虛假的東西。

  一、法西斯主義和邪教

  破壞性的極權主義偽宗教運動存在已久。在上世紀90年代,該運動至少在俄羅斯已經達到難以控制的水平。隨著蘇聯的解體,成千上萬的教派傳教士涌入俄羅斯。陷入困境、處于精神真空中的前蘇聯人民成為了邪教分子的“獵物”。各種思想觀點企圖分裂人們,破壞國家統一,試圖“先分化后控制”。“耶和華見證人”就是其中之一。早在1944年7月21日,德國納粹分子希姆萊在致德國安全總局局長恩斯特·卡爾滕布魯納的信中闡明了自己的觀點,建議用“耶和華見證人”管控俄羅斯,維持“良好”秩序。

  “耶和華見證人”是破壞性的偽宗教組織,極力對信徒進行洗腦。該教派隨意曲解圣經,扭曲圣經,禁止信徒尊敬國家領導人、敬仰國旗,不允許信徒參加選舉和民族節日歡慶,禁止信徒在軍隊中服役,不允許信徒在外敵侵略的情況下保衛自己的國家。此外,他們禁止輸血,已導致包括兒童在內的大量信徒死亡。

  二、情報數據收集

  許多邪教從事國家機密信息收集工作。在俄羅斯活躍的摩門教和科學教派,因經常在敏感地區周圍活動、違反法律而被逮捕。邪教問題專家、比利時議會成員薩爾基摩洛表示:“美國駐比利時大使館下令保護科學教派的利益,科學教派與中央情報局合作已經是無需證明的事實。”早在1991年,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在接受《時代》雜志采訪時就表示,“科學教派是美國最有效的情報機構之一,甚至可與聯邦調查局抗衡。”

  加利福尼亞州最高法院以及許多同樣權威的法院認為“科學教派是邪惡的,其手段是邪惡的。從醫學、道德和社會的角度看,它們在實踐中對社會構成嚴重威脅。”

  三、四種危險程度

  邪教對個人的危害。邪教剝奪他人的自由,奴役并殘酷剝削他人,破壞他人的生活,毀掉他人的命運,往往在精神和肉體上對他人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害。

  邪教對家庭的危害。每種邪教都將自己偽裝成家庭的替代品。邪教取代家庭感情,破壞家庭關系,最終導致家庭的崩潰。

  邪教對社會的危害。邪教有別于傳統宗教教派,打著偽宗教的幌子,是一種寄生方式,從社會資源中獲取人力、財力等各種資源。

  邪教對國家的危害。邪教根據自身道德倫理原則生存,不惜違反國家標準。所以為達到自身目的,邪教分子不會考慮是否違反道德標準,甚至違反國家法律。

  四、“惡魔的利益”

  俄羅斯著名醫生科恩德拉季耶夫·費多爾指出:“所有的邪教都像是披著羊皮的狼,充斥著謊言。在他們的教義和宣傳材料中都會提到上帝,但這是謊言,掩蓋了邪教分子的真正需要。他們的需要是險惡的,包括對權力、金錢和榮耀的覬覦,對精神脆弱人們的控制。”而邪教分子毫不掩飾對金錢的貪婪。科學教派頭目羅恩表示:“賺錢,賺錢,賺更多的錢。賺更多的錢,迫使別人工作,讓他們為你賺錢。”邪教應用的主要心理學基礎是DDD綜合癥狀(欺騙、依賴、恐懼),這就是所謂的“洗腦”。

  五、邪教對政權的覬覦

  邪教是獨裁組織,往往神化組織和頭目,其頭目覬覦政權,將自己的本質隱藏在宗教、心理學、保健、教育、科研、文化的外衣里。這里的關鍵詞是“渴望權力”。金錢固然重要,但最重要的是權力。任何邪教都對政權抱有幻想,如果不是覬覦國家政權,那么至少是覬覦其組織的權力。所以許多邪教建立了政黨。

  1989年9月,日本恐怖邪教組織“奧姆真理教”建立“真理黨”。上世紀90年代初期,偽印度極權主義教派“超覺冥想”頭目瑪哈里西在美國成立了“自然法政黨”以擴大自己的勢力范圍。2016年8月9日,由于散播極端主義傳單,俄最高法院清算了由邪教“斯韋特蘭娜·佩烏諾娃發展學院”頭目成立的“權力黨”。法院根據俄《刑法》第159條(欺詐)和《刑法》第111條第3款(故意造成他人嚴重身體傷害),對頭目斯韋特蘭娜·佩烏諾娃提起刑事訴訟,并將其列入國際通緝名單,2016年7月將其逮捕。

  還有很多例子證明,各種破壞性邪教的代表成為各級政府官員,為其組織的利益服務。

  六、信息和咨詢中心

  為了反對破壞性膜拜團體,1994年在西伯利亞教區建立了宗派主義信息咨詢中心。中心工作人員收集國內外所有邪教信息,編寫了數百份關于極權主義教派活動的出版物,其中書籍《現代俄羅斯的宗教與邪教》已再版三次。中心工作人員參加世界各地舉行的大型國際學術會議,作各種當代邪教問題的演講報告。

  2002年中心成為歐盟委員會官方咨詢機構邪教研究中心協會成員。中心工作人員被俄羅斯東正教會授予獎章,獲得了俄羅斯安全局等機構的高度評價。從中心成立之日起,至今我們進行了5000多次咨詢服務,向警察、官員、教師、心理學家提供咨詢,使數千人脫離了邪教。

  七、“法輪功”

  “法輪功”組織臭名昭著,其邪教本質和破壞性越來越突顯。“法輪功”的一切行動均不符合其公開宣傳的“真、善、忍”原則。事實上,一切都是彌天大謊。“真”就是無憂無慮生活在美國的李洪志所說的一切;“善”就是如何對待、如何支持李洪志的思想;“忍”就是需要在“真”的精神中提高完善自己,宣揚邪教的精神品質。

  李洪志及其信徒滿嘴謊言,他們聲稱其思想起源于佛教,但眾所周知,“法輪功”和佛教無關。信徒將“法輪功”偽裝成健康的練習方法,實際上這種說法掩蓋了其垂涎斂財和覬覦權力的真實目的。“法輪功”帶有偽宗教性質。李洪志向信徒承諾,能夠保障他們的健康和幸福生活,但是實際上信徒對李洪志、對“法輪功”是病態依賴,為此信徒疏離親人、失去工作,甚至喪失健康。因為信徒將一切寄托于“法輪功”,經常拒絕醫療。

  “法輪功”絕對是極其殘暴的組織。有充分證據表明,“法輪功”的追隨者完全沒有批判性思維,完全服從于領導者,并準備為領導者做任何事情,甚至是犧牲自我。“法輪功”嚴重危害公共安全,因為“法輪功”的狂熱追隨者可以成為其頭目手中的武器,他們旨在某個地區、城市或國家組織動亂,進一步奪取政權。

  “法輪功”的信徒有多少?“法輪功”頭目宣稱信徒千余萬人。這并不奇怪:所有邪教無一例外都夸大信徒數量。俄羅斯專家認為,“法輪功”在全世界的信徒應該不會超過7萬至10萬人,但這些人非常活躍。此外,“法輪功”反政府的立場應該有幕后支持組織,根據俄羅斯著名邪教問題研究專家亞歷山大·德沃爾金教授的說法,某些國際反華勢力積極幫助“法輪功”開展反政府信息戰。

  八、“法輪功”在俄羅斯

  今天“法輪功”仍在俄羅斯活動,并且在俄羅斯有別于歐洲某些國家,大多數“法輪功”習練者不是中國人,而是斯拉夫人。此外,俄羅斯習練“法輪功”的人數在增加,這就是一種嚴重的威脅。邪教是極端主義,而“法輪功”從各個方面都符合極端組織的特征。俄羅斯通過了《反極端主義法》,禁止極端主義,將“法輪功”書籍《轉法輪》等列入到極端主義書籍清單。而“法輪功”分子認為,俄羅斯對其書籍的禁令與俄中睦鄰友好關系有關,認為這是中國政府的陰謀。

  2014年,“法輪功”邪教分子在俄羅斯個別城市舉辦所謂的“真善忍”畫展,捏造“法輪功”信徒遭受殘酷毆打、酷刑和活體器官移植,其標識與納粹標志相近。在俄塔甘羅格,“法輪功”的展覽被禁止,但他們還千方百計試圖在礦水城、羅斯托夫、符拉迪沃斯托克等城市舉辦活動。

  結語

  可惜的是,要切實禁止這些邪教很難。在俄羅斯,“耶和華見證人”被禁止,但他們轉入地下活動。所有其他被禁的極權組織也是如此。但至少通過禁止邪教活動,可以減少新的信徒加入,這樣就可以避免更多人遭受疾病、孤獨和貧窮的威脅,因為邪教從信徒手中奪走可以奪走的一切,包括生命。

  需要設置強大的屏障防止邪教侵害,需要加強揭批邪教危害的宣傳工作,需要告知民眾邪教的危害。應該建立和加強各國間反邪教合作,交流經驗,聯合活動。必須承認邪教的力量還是很強大,不能放松警惕,邪教不可低估,但也不必高估。

  作者簡介:亞歷山大·諾瓦帕申,俄羅斯宗教與異教研究中心聯合會副主席、俄羅斯東正教新西伯利亞教區亞歷山大·涅夫斯基教會大祭司、宗派主義信息咨詢中心主任

彩经网走势图大全原版